版权所有 © 合肥能源研究院 备案号:皖ICP备18023192号-1
地址: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花园大道与泰山路交口滨湖卓越城9号楼    电话:0551-63351019 

传真:0551-63351019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合肥  后台管理

合肥能源研究院

合肥中科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

>
>
减碳时代 生物质能正当时

新闻中心

减碳时代 生物质能正当时

来源:中国电力报
发布时间: 2021/02/18

2020年上半年,我国生物质发电新增装机容量151万千瓦,累计装机容量达到2520万千瓦(含广西自备生物质电厂)。其中,生活垃圾焚烧发电新增装机86万千瓦,累计装机达到1300万千瓦;农林生物质发电新增装机57万千瓦,累计装机达到1138万千瓦;沼气发电新增装机8万千瓦,累计装机达到83万千瓦。根据相关专家数据分析,生物质能较2019年年增长约30%。

 

生物质能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倡导和大环境的支持。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明确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目前,国内外研究基本达成共识的就是这一目标的实现离不开负碳能源利用。为此,我国大力探索可再生能源开发,生物质能更是顺势跟进并成为行业专业学者关注的领域。日前,中国投资协会能源投资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庄会永在“第十一届中国生物质综合利用发展论坛暨发电技术交流会”上指出:“2030年,碳峰值与2050年碳中和离开生物质能是实现不了的。未来5到10年,生物质能将领先风光成为第二大能源。”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员窦克军的看法与庄会永的观点不谋而合,他认为:“生物质能不仅能实现碳中和,还可以实现负碳排放(BECCS),为碳中和贡献力量只依靠风光是实现不了的。”

 

新政出台,推动生物质能波浪式发展

 

基于生物质能发展迅速、预期将带来重要的溢出效应与行业规范的相对不足的现状,国家连续出台了《完善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运行的实施方案》(发改能源[2020]1421号)、《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 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财建[2020]426号)(简称“《426文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管理办法》(财建〔2020〕5号)等相关文件指导行业方向、保障有序优质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426文件》中规定:生物质发电项目包括农林生物质发电、垃圾焚烧发电、沼气发电项目,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时数82500小时;未超过项目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时数时,按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当年实际发电量给予补贴;超过全生命周期补贴电量部分,不再享受中央财政补贴,核发绿证准许参与绿证交易;生物质发电项目自并网之日起满15年后,无论项目是否达到全生命周期补贴电量,不再享受中央财政补贴资金,核发绿证准许参与绿证交易。

 

针对新政的一些限制性内容,生物质产业该何去何从?“新政的出台,是政府为推动产业发展做出的最后一轮洗牌整合,必将有一批企业被淘汰——历经阵痛后,产业将以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会更加成熟、更加健康、更加规范、更加快速地向前发展,行业最终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黑龙江庆翔集团总经理王国茂表示。

 

同时,政策的推行将电价问题更鲜明地摆在了眼前,庄会永认为:“资金问题是现在产业面临的一个挑战,电价在中央财政层面支持力度有限,即便补贴落实到位,距离盈亏平衡点也有一定的缺口。今年15亿元电价补贴需要及时落实,明年针对具体区域的情况应探索竞价上网。”

 

把握生物质热电联产优势,为行业破局铸就引擎

 

新政的出台为行业规范性发展保驾护航的同时,也降低了市场预期,部分投资者失去投资愿望,最直接的是资本市场对生物质发电板块的“变脸”,该领域上市公司凯迪生态在10月28日被深交所宣布退市,多家生物质发电上市公司的股价短期内就下跌30%以上,行业发展呈现疲软态势。针对这一现状,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向热转型”是促进生物质能源开发的有效方式。

 

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发达国家生物质热源占比三分之二,而我国利用率仅1%。庄会永认为:“在生物质能源丰富的地区,如果没能实现生物质能源为当地热源核心的,就要把生物质能源变成区域热源,以热源带动农业产业,这是最好的发展路径。如果生物质能源已经成为当地的核心热源了,就在此基础上继续扩大影响面也可实现事半功倍。”窦克军认为:“未来,积极融入化石能源体系、推动生物质资源向精准分布式多元化开发利用、充分发挥非电领域清洁能源替代、向炭、气、油、肥多联产高附加值发展是生物质能的主要趋势。”

 

提升运营管理效率,提速适应新形势

 

打铁还需自身硬,任何产业要想运行得好除了政策的保障外,企业的长治久安离不开自身管理、运营的优势。“在向大容量拓展的同时,还需注重‘智’的提高,坚持创新发展,规范行业标准,不断总结优化适合我国的物料,不再有什么吃什么,加强燃料制备的全环节管控以及向‘智能化’转型。”中国电子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清洁能源部副总经理王文华认为。

 

在王国茂看来,新政下开展生物质项目建设应注意以下内容:“首先是项目布点地区燃料要足够,水资源要够用;其次是项目布点要合理、合法、合规,开工建设前各项手续要齐全尤其是规划证、土地证、施工许可证要办全,决不‘未批先建’;再次是机组选型(容量、参数)要因地制宜、工程造尽可能控制在每千瓦造价应当控制在5000~6500元之内。”在运营管理方面,要注重成本控制,特别是燃料成本的管理,同时燃料破碎、给料机稳定运行也是关键。他认为:“东北和内蒙东部地区燃料供电度电成本应控制在0.35元以内,其它地区应控制在0.45元以内。”

 

作为论坛联合主办方,无锡市华星电力环保总经理叶明更关注生物质发电的烟气及粉尘治理的技术创新及应用,他认为:“推进生物质能应用,是能源结构优化的问题,更关联到环境保护和乡村振兴问题,与其他清洁能源相比,生物质能承载着能源、环境和民生三重功能。

 

据统计,行业每年消纳秸秆约8000万吨,而被丢弃、露天焚烧的秸秆差不多也是这个量。按照度电消耗1.3千克测算,浪费了约600亿千瓦时电量,相当于大半个三峡的电量(1000亿千瓦时),不光浪费了资源,还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在王国茂看来,消纳大的粮区农作物秸秆是生物质发展提升效率的必经之路。